纪念製表师Edouard Bovet 登陆广州200年

纪念製表师Edouard Bovet  登陆广州200年 纪念製表师Edouard Bovet  登陆广州200年 纪念製表师Edouard Bovet  登陆广州200年 纪念製表师Edouard Bovet  登陆广州200年 纪念製表师Edouard Bovet  登陆广州200年

现时不少品牌要打入中国市场,也需要改一个中国名字,但你知道最早拥有中国名字的钟表品牌是哪个?Bovet播威便是第一批跟中国拉上关係的瑞士製表品牌。

Bovet的品牌故事正式始于,但首先要由1814年说起,当时Bovet家族三位经验丰富的製表师兄弟Frédéric、Alphonse 及 Edouard Bovet离开家乡瑞士Fleurier,到伦敦大展拳脚磨练销售技巧。在英伦几年,Edouard Bovet不但才华初露,更展现其超卓眼光及远见:他乘搭东印度公司的Orwell号轮船远赴广州,航程长达四个月;同年8月16日他以瑞士钟表业先锋的身分,带着技术及美学设计皆前所未见的时计抵达广州。据一本瑞士製表业期刊报道,当时一位中国收藏家购入了四枚时计,各值1万瑞士法郎(价值等同现时每枚100万瑞士法郎)。Bovet兄弟的精湛钟表工艺很快就得到当时清帝及朝庭大臣的赏识,他们口中的播威(Bovet的中文译音)成为当时顶级钟表工艺的代名词。Edouard Bovet的成就不但奠定了Bovet表厂的基础,更启发了家乡Fleurier的製表师仿效;他们开始专攻针对远东中国市场的时计,因而催旺了当地一带的钟表业发展,Fleurier的製表工艺重镇地位因此而确立。

以远航为主题 机芯拥有多个複杂功能

现时的Bovet掌舵人Pascal Raffy本身热中收藏古今名表,自然清楚品牌的故事。他自2001年收购表厂后,以收藏家兼东主身分筹划表厂发展路向、为品牌的时计重新定位。今年的其中一枚新表Edouard Bovet Tourbillon便以远航为主题,纪念二百年前Edouard Bovet远道广州的故事。

Edouard Bovet Tourbillon腕表机芯拥有多个複杂功能,中置时分针显示本地时间,中间有一个逆时针方向转动的弧形日/夜周期显示,模拟现实中太阳东出西落的情景。表盘左右两个呈地球状的半球显示全球24个时区的时间,并可以根据用家的需要设定;上方的小窗口显示时区代表城市名称,由24小时圈配小指针显示时间;小指针沿着半球的弧度推进,会自然地经过该时区的经线。为了减少机芯动力消耗及提升走时準确度,表厂选择以轻巧的钛金属製作两个半球,代表海洋的蓝色部分微凹,由製表师亲手填上蓝色Super-LumiNova夜光物料。

腕表结合Amadeo可翻转表壳的专利技术,表壳毋须工具就可以变成双面腕表、迷你座枱钟或怀表,方便展示机芯两面做工。Edouard Bovet Tourbillon腕表背面表盘的手工雕刻便非常精彩,偏心式的深蓝色漆面车花小时盘,与正面表盘的本地时间同步,左右两边分别有动力储备显示及限量编号。Bovet也是少数有能力自製游丝的製表厂之一,Edouard Bovet Tourbillon腕表的游丝经精确计算,与变量惯性摆轮一同运作,提升机芯等时性能。机芯的单一发条鼓能提供超过十天的动力,上链系统经精密计算,只要旋转表冠75次就可以储存10天动力。

Edouard Bovet Tourbillon腕表背面的深蓝色漆面车花小时盘,也出现在另一枚新表Virtuoso V双面腕表上。工匠首先在金属板上雕刻扭索花纹,然后一层一层髹上透明蓝色彩漆,最后细心抛光打磨, 令其呈完美平面,令光线能清晰反射。机芯方面将跳时及回拨分钟两项功能结合,需精準技术才能令跳时转碟的转动与回拨分针的回弹完美同步。

致力保护微绘装饰工艺

微绘装饰也是Bovet的设计特点之一,在19世纪时已深受当时顾客包括清朝皇帝的欢迎。但20世纪工业化大趋势下微绘工艺日渐式微,令珐瑯及微绘工艺差不多失传,Bovet是当时少数致力保护此工艺的表厂。Bovet在腕表上採用的是磨漆技术製作微绘,磨漆跟其他技术一样,要根据画面複杂程度及颜色数目烧製多次始能成功,能做出纤毫毕现的逼真效果,而且抵御撞击能力比珐瑯更胜一筹。

微绘工序相当繁複,首先要设计比实物大五倍的草图,设计亦要配合表盘形状;完成首个工序后要按正确比例将之缩小複製,在表盘上勾出轮廓,下接多个烧製步骤:工匠用貂毛画笔沾上颜料,逐种颜色一笔一笔描画背景及细节,每画好一种颜色就要髹上一层漆以固定色彩,表盘每加一层漆就要烧製及抛光打磨一次;直至最后一层漆烧好后,工匠要用轻巧温柔手势将表盘锉磨至指定的厚度,然后作最后一次抛光,将微绘画的鲜艳色彩及深度发挥得淋漓尽致。在刚推出的Amadeo Fleurier 39微绘系列扇子腕表上,品牌选用珍珠贝母作表盘,以吸牢颜料。

扇子自古以来在不同地方文化也有其蹤影,传统製作扇子及钟表同样涉及多种不同专业技术以及不同範畴的艺术家与工匠,如画师、刺绣工匠、雕塑师、雕刻师等,这正是Bovet以扇为题的原因。扇子系列表盘有羽毛扇、丝绸扇,蕾丝扇或镶嵌珍珠贝母扇的图画,也让人想到Bovet登陆中国时,扇子仍然盛行的年代。